关注上海本地生活

上海精神

暖新闻:朋友去世,他照顾俩孩子整整18年

2018-11-26 18:32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70 次 字号:

摘要: 11月24日,33岁的赵盛提着行李箱出现在家乡浙江桐庐分水小源村。难得的年休假期,他没直接回家,而是跑去对门的韩伦语家,提着满满的礼物和积攒了好久的对“父亲”的思念。 今年56岁的韩伦语是赵盛父亲赵敏华的好朋友。 18年前,赵盛父母先后因病去世...

11月24日,33岁的赵盛提着行李箱出现在家乡浙江桐庐分水小源村。难得的年休假期,他没直接回家,而是跑去对门的韩伦语家,提着满满的礼物和积攒了好久的对“父亲”的思念。

今年56岁的韩伦语是赵盛父亲赵敏华的好朋友。

18年前,赵盛父母先后因病去世,留下15岁的他和年仅7岁的弟弟赵康。两个还没有能力照顾自己的孩子,从此成了韩伦语日日照顾的对象。他给赵盛赵康零花钱,代表家长去开两个孩子的家长会……在童年至成年的这段敏感而漫长的时光里,对门的韩伦语叔叔成了这一对兄弟心目中温暖的“韩爸爸”。

而这一切的缘起,就是多年前韩伦语对赵敏华的一句承诺。他说会一直照顾赵家人,这一坚持,就是近20年。

一诺千金,大概说的就是韩伦语这么仗义的朋友。

韩伦语

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兼兄弟

合办了村里的榨油厂

杭州桐庐县分水小源村,大概有2300多人。赵敏华和韩伦语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性格相仿脾气相投的他们要好得像一对亲兄弟。

长大之后的赵敏华做了油漆工,韩伦语做了木工。两个人的活计经常需要去村外,内容又有所交叉,常常是一家店找韩伦语打完家具,又找赵敏华刷油漆。两人经常一起搭配着干活,在外面一起工作的时间,比和各自老婆呆的时间都长。

小源村家家户户都会种油菜,但唯一的一家榨油厂在20里路外,从村里到油厂往返的时间差不多需要两三天。

1989年,经过商量,韩伦语和赵敏华拿出省吃俭用的钱在赵家开办了一家小榨油厂。

这是朋友合作的开始。

“那时候一天需要加工2000多斤油菜籽,我们夫妇和敏华夫妇四个人轮番上阵,前后半夜轮岗,24小时不休息。我和敏华还要负责油渣分离,休息的时间就更少了。”韩伦语说,好在这样的日子是分季节的,榨油厂开工的日子是6月至7月半。

开工的时间非常累也很辛苦,不过收入也很不错。“在当时村里,我们收入算高的。榨油厂的利润我们两家平分。”

日子总是会越过越好的,韩伦语和赵敏华一直秉持着这个信念。

一如他们所想,榨油厂的规模越做越大。

1993年,韩伦语换了一万多的大榨油机。厂子搬离赵敏华家,重新又修建了厂房。

韩伦语和赵敏华合开的榨油厂

我来代替他照顾他们家

他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

他的父母也是我的父母

正当两家人的日子越过越好时,赵家出事了。

1998年,赵敏华的妻子被查出胃癌,一年不到的时间撒手人寰。当时,赵家小儿子才三岁。赵敏华痛失爱妻,在外面依然努力要为孩子谋生。内心的苦闷,只有夜半无人找韩伦语喝闷酒时,才会一一倾泻而出。“敏华在外面包工程,很辛苦。每一年,节假日回家敏华都会哭,我看的揪心。”韩伦语说。赵敏华妻子去世三年后,突然有一天,赵敏华在房间里突发心梗。

等韩伦语拿着家里唯一的现钱2000块钱赶到医院时,赵敏华已经去世。那一年是2001年,当时的赵家除了年迈的爷爷奶奶,还剩下一双儿子,15岁的赵盛和7岁的赵康。

韩伦语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吃不喝一整天,然后许下一个承诺,要像父亲一样照顾这两个孩子,像儿子一样赡养赵敏华的父母。

韩伦语、赵家奶奶、韩伦语妻子

走路时,韩伦语妻子总爱亲昵地搂着赵家奶奶

开家长会帮忙修房子

“他做了父亲该做的一切”

父亲刚去世时,刚上初一的赵盛不知道怎么面对,“我变成孤儿了”,赵盛不止一次在晚上偷偷哭。

新学期开学,失去父亲的阴影仍未消散。早晨赵盛起床,出门就看到了韩伦语。“韩叔叔说,送我去上学,给我带了被子、脸盆和开水壶。”看着摩托上捆的一堆东西,赵盛眼睛有点发酸,“我爸爸没有了,可是那一刻,他仿佛又回来了。”

初中家长会,赵盛给韩伦语打了电话,怯怯说开家长会了,但是奶奶身体不好去不了。韩伦语说,“不用找奶奶,以后你的家长会都我去。”初中三年,赵盛的10多场家长会真的都是韩伦语去的。

韩伦语还会偷偷塞给赵盛零花钱,10块、20块,一次不会给太多,他希望赵盛能早早培养合理开支的行为习惯。

毕业后的赵盛出外工作,大年三十那一天加班拖到了很晚,路上早就没有了车。赵盛着急,给韩叔叔打了电话。风雪天,韩伦语开着摩托去20公里外的镇里接回了赵盛,赵盛坐在摩托后座上,头靠在韩伦语湿冷的棉袄上,心里暖洋洋的。那一刻,他想着“韩叔叔,他就是我的爸爸。”

赵盛娶妻,家里的房子早就破旧不堪。韩伦语贴补了四万块钱,从弄图纸、找工人、选材料、监工、验收,都是他一手操办。等赵盛回家时,新房已经闪亮亮出现在他面前。

赵盛说:“他已经做了父亲该做的一切。”

赵家新房

将来我们的肩膀给他靠

一如这些年他为我们遮风挡雨

小源村党委副书记陈关飞对韩赵两家的事情很了解。

“我住在离韩家100米不到的地方,赵家不幸的事情发生后,韩伦语就像是养了四个孩子。任何东西自己孩子有一份,赵家一对兄弟也一定有。他开的那家榨油厂,收入没有特别高,但他从没亏待过赵家两个小孩子。去朋友家总爱带着赵家小儿子,两个小孩子也跟在韩伦语后面。”

小源村村官费彬也说,全村的人几乎都知道这件事。赵家出事后,有些村民会自发送些东西给赵家那一对孩子。“在赵家,总会看到韩伦语。两个孩子和韩伦语一起吃饭,上学的时候,都韩伦语送,放学的时候,韩伦语去接,和爸爸儿子没什么区别。”费彬很佩服韩伦语,他说,一天两天照顾别人家的孩子容易,坚持了快20年真的不容易。

但这些在韩伦语看来都是应该做的。

“我和敏华是兄弟,他走了,我就觉得自己有义务去照顾他的孩子。”韩伦语不善言辞,但他懂什么叫承诺,榨油厂的分红这些年他也一直坚持分给赵家,一分不少。

赵康和赵盛现在都在湖州打工。赵盛已成家并有了自己的儿子。赵康工作也稳定了。

赵康说,奶奶曾经让他喊韩伦语爸爸,但是他害羞开不了口。“我印象中大部分关于父亲儿子的相处模式,几乎都是韩叔叔给的。在同学家看到同学和父母开玩笑,我就会立即想,和韩叔叔也开这样的玩笑。虽然没亲口叫爸爸,但是心里面早就是了。”

赵盛赵康两兄弟也在心里许下承诺,等韩叔叔老了走不动了,就轮到他们开车带韩叔叔出去玩,“我们会好好照顾你,一如当年你为我们遮风挡雨。”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