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上海本地生活

上海精神

梅献山:中国种植茶业坚守生态有机理念时间最长的第一人

2019-02-19 10:47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199 次 字号:

摘要: 本网讯(记者罗雪斌)说起茶叶,大家都知道是养生之物,在生活中必不可少。如何更健康,如何更养生地喝茶,这是一门科学,也是一门艺术。 浙江种植茶业坚守生态有机时间最长的第一人——梅献山,对于喝茶有自己的一门专业学问,他认为最为最要的就是选茶,选好生态茶是...

本网讯(记者罗雪斌)说起茶叶,大家都知道是养生之物,在生活中必不可少。如何更健康,如何更养生地喝茶,这是一门科学,也是一门艺术。

浙江种植茶业坚守生态有机时间最长的第一人——梅献山,对于喝茶有自己的一门专业学问,他认为最为最要的就是选茶,选好生态茶是喝出人生健康、人生长寿的第一秘诀。

 

梅献山对生态茶有一种独到的情钟,这犹如鉴宝大师对稀世奇宝的那份独有的情愫。说起生态茶,乃是大自然鬼斧神工孕育造化的结果,那份独有的色、香、味是其它茶无法比拟的。经常喝生态茶的人,只要瞄一眼,闻一闻,品一口,就能独得识的她真面目,这就是他们的最爱,这就是生态养生茶独有的魅力。

生态茶关键在于种植茶园处于生态环境指数要优,海拔要适宜种植茶叶,在茶叶的整流程中都注重生态。浙江丽水,中国生态文明第一城,连续十五年生态环境指数名列浙江前茅,种生态茶为首选之地,如今生态有机茶在浙江丽水莲都大姆山有产出,该茶在浙江乃至全国都有些名气。这就是梅献山的功劳。

他,48年“植”守绿水青山, 长期坚持“不用农药、不施化肥、不打除草剂”的生产理念和初心,守出了一方绿色,守出一片生态,守出一方金山银山,守出了一方民众的幸福的中国梦。

认识梅献山的人都说他直,也有人说他很傻,更有人说他疯。曾有友人给他写了一首有趣的真实写照:两出三进大姆山,换得大山处处新绿;绿芽儿年年绿油油,茶民们年年摘取乐融融;曾经的铁饭碗换成大茶缸子,昔日穷苦的茶农换了新颜。为了大家富、为了群山绿,一家老少全搭上,一守就守一辈子,守出满山的金蛋银蛋。

 

当时看罢,梅献山笑了,可笑着笑着眼泪就淌了下来。懂得梅献山的人理解他的不易,有人建议他就此收工,颐养天年。当时听罢,梅献山点头同意,可第二天太阳一出来又进了大姆山。

“我能留给这一方山水的时间已经不多,但我能感觉到这绿水青山间万物的灵性,它们是知道感恩的。只要我们爱惜它们,敬畏它们,它们就会不断地回报。”梅献山说。

1973年,18岁的梅献山从浙江丽水县西溪乡茶叶高中毕业后,到现在的丽水市莲都区仙渡乡大姆山茶场种茶。由于勤劳苦干、善于钻研,两年后茶场推荐他到杭州茶叶试验场茶科所学习,学成后他回到茶场从事植保工作。

1977年,梅献山被聘为当地农业局茶叶技术员,负责全县农村的茶叶栽培、植保等技术指导工作。

缘分使然。1980年9月,党中央提出完善农业生产责任制,鼓励多元化激发农业、农民、农村活力。已经“两进两出”大姆山的梅献山,同年被农业局派到那里蹲点。看到茶场入不敷出,深陷经营危机,他主动实行技术承包,带领大姆山乡亲一起种茶。经过调整经营思路、优化人员结构、强化内部管理,茶场很快扭亏为盈。

1992年,由于国家茶叶供给政策的调整,许多原本只顾生产、不愁销售的农民顿时销售无门,茶叶几乎全部积压。

何去何从?梅献山当机立断,成立梅峰茶业公司,开辟茶叶产销新渠道。他第一时间组织培训茶农从传统加工烘青、炒青茶改制名茶,并到省内各大旅游城市游说,以期招引客商到丽水实地与茶农面对面选购、定价。

 

梅峰公司提供场所及过秤、结算付款等中间服务,这一办法深得产销双方喜爱,梅峰公司因此快速形成自发性茶叶市场,成为丽水九县市茶叶集散地。

当时,很多茶农使用化肥农药,梅献山很清楚农药对茶叶的毒害性。他想,我为何不走一条不用农药化肥、专门生产生态有机茶的新路呢?

此后,梅献山宣布了一个让很多人惊诧的决定:公司所属大姆山茶场停止使用化肥、农药、除草剂等人工合成生产资料,利用大自然相生相克规律,探索回归自然的管理模式,采取“以虫吃虫,以菌灭菌,以园养茶,以茶养园”的生态平衡管理模式。

然而,不再使用农药和化肥后,以往满眼绿油油的茶场日渐衰黄,产量锐减四成,而且几度因虫害,差点遭遇灭顶之灾。另外,因为缺少营养,茶叶不壮,且形状也较差,导致别家的茶叶价格都比梅献山的茶叶卖得高。

质疑声、嘲笑声、嘘声不绝于耳。彼时,只要梅献山给茶叶补施化肥、喷洒农药,便很容易让茶园回复往昔竞争力。然而,性情耿直的梅献山并未退缩,始终忠于自己的“冒险”选择。

此后,梅献山和工人们没日没夜地守在山上,剪枯枝、割野草给茶树当肥料。经过几年技术改良,大姆山茶场终于度过最艰难的时期。又过了5年,梅峰茶叶凭借其生态绿色的独特品质,开始受到消费者的关注。

尽管梅献山的生态有机茶成功产出,但在外地茶商中的识别度始终不高。一次,一位外地茶商看到梅峰公司的茶叶后表示愿意收购,但前提是贴上“碧螺春”品牌,梅献山断然拒绝。

他知道,自己要的不是眼前利益,而是打响自身的品牌。因此,即使别人卖茶赚得盆满钵满,梅献山的茶场年年亏损数万元,他也要坚持打出自己的品牌——莲城雾峰。

2000年,梅峰茶业公司选送的莲城雾峰、莲城龙凤两个茶叶品牌获得在韩国举办的第一届国际名优茶评选双金奖。同年5月,梅峰茶业公司通过全市各行业第一个有机认证,使梅峰茶叶品牌得到消费者认可。

“很多人走走停停,只有他是真正在往前走。”丽水市莲都区农业农村局局长叶庆武由衷肯定梅献山的坚持。联合国粮农组织官员考察后也赞叹道,这在全世界的有机茶基地中也很罕见。

随后,梅献山的茶场被确定为联合国粮农组织有机茶示范基地,他个人也被评为全国农业科技活动年先进工作者,其有机茶品牌创办史还被写入丽水中小学乡土教材。

近半个世纪“痴守”只为泡出一杯“放心茶”的事迹先后被新华社、中央电视台等媒体报道,其中央视7频道以《老梅的生态茶经》为题作了30分钟的专题报道。

 

如大港头镇的2万亩茶园,已成为两山标杆古堰画乡景区的绿色新嫁妆,已成为这里茶农的发家致富的押箱“宝库”。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在这里抒写出时代新的篇章。

梅献山还是莲都大港头、老竹、丽新等地茶产业发展最为重要的贡献人。近日同丽水电视台一起到大港头毛田村采访,梅献山对这里大山异常的熟悉,对这里的每一颗茶树都有一份深厚的情谊。因为,这里的第一株苗是梅献山提供并发动农民一起种下,如今已发展成1万多亩茶业基地。这里的第一次采出的茶是梅献山高价收购低价转卖扶持的。当时,为了不让茶农伤心,就让梅峰公司进行了全部收购。一收就是三年,公司倒贴了几十万元。茶农收入高了,邻居、邻村就种起了乌牛茶,后来面积越来越大,茶产出越来越多,公司就帮忙找市场。如今,这里的茶农生活改善明显,条件好的多盖起了新房子,用上了新电器。

如今,“梅峰”招牌越擦越亮,影响力越来越大。梅峰公司对丽水茶产业的带动也十分明显。2001年,梅峰大姆山300亩茶园通过有机认证后,当年就以大姆山作为创新示范,连接龙门坑、平天岗等茶场,发展生态有机茶,形成标准化、规模化种植,至今示范带动有机认证茶园面积达到2240亩。通过“公司+基地+农户”的产业化发展模式,对紧密连接的农户茶叶鲜叶以高于市场价50%的价格进行收购,每年本级基地茶园管理季节性用工达2万余人次。以梅峰为龙头,莲都区茶园也从上世纪90年代的基本荒芜发展为目前的4万余亩,产值超2亿元。

 

但进入新发展阶段后,梅献山开始遇到“新烦恼”:10年茶叶市场被松阳取代,缺乏现代企业管理机制,找不到合适的电商,2万多斤好茶遇到“玻璃门”和“肠梗阻”,其中不乏保存20多年的老茶。

当地一职能部门负责人坦言,融资难是目前农业企业健康发展普遍面临的“玻璃门”和“肠梗阻”,梅献山坚守的生态理念虽然让人钦佩,但作为民营企业也面临融资压力。

如何让“梅峰”品牌发展步入科学轨道?经过调查研究,丽水市委、市政府,莲都区委、区政府成立帮扶小组,相关职能部门负责协调解决梅峰茶业公司发展中的难点、痛点、堵点。去年,丽水市帮扶小组对梅峰的品牌价值进行了评估,市场价值在1.95亿元人民币。

对此,梅献山说,他会继续用坚守去回报、去感恩。不久前,小儿子梅少峰留学归国,放弃省文化厅的工作,走进大姆山,成为继父亲、母亲、哥哥、小姨、嫂子、侄子之后最后一个进山的梅家人。

 

茶业宜山、宜田是丽水农业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茶业是绿色发展中最具实力的产业。今年习总书记第一时间也关注了这个产业。东部莲都等地成为了绿色发展的核心区,因此加快茶产业的发展时机更是千载难逢。

梅献山说:“‘两山’大会的召开,我又看到新的希望,虽说我们已成为生态转化机制通道上的领头燕,但因种种原因步入了暂时的困境,习近平总书记第一时间关注了茶产业,这让我对梅峰品牌有了新憧憬,相信梅峰一定能重新站起来,继续扛起生态旗前行,抒写‘两山’新境界,为‘丽水之赞’增添生态有机茶这一新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