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上海本地生活

上海精神

残疾爸爸带3岁女儿送外卖 睡前一起看《小猪佩奇》

2019-03-20 13:55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168 次 字号:

摘要: 津云新闻记者 陈国亮 发自浙江嘉兴 浙江嘉兴《南湖晚报》3月12日报道一云南籍男子抱着不满3岁的女儿在嘉兴市区送外卖的消息,引发社会关注。 《南湖晚报》记者拍摄的男子抱小孩送外卖照片 津云记者一路寻找,在嘉兴市区一家外卖站...

津云新闻记者 陈国亮 发自浙江嘉兴

浙江嘉兴《南湖晚报》3月12日报道一云南籍男子抱着不满3岁的女儿在嘉兴市区送外卖的消息,引发社会关注。

《南湖晚报》记者拍摄的男子抱小孩送外卖照片

津云记者一路寻找,在嘉兴市区一家外卖站点见到了李帮勇。在外卖站点的安排下,津云记者还骑着电车和他一块上街送外卖,做了一天外卖小哥。

女儿还没会喊妈,妈已离家

2017年4月30日,这个时间,李帮勇记得很牢。“那天晚上,我老婆她不告而别,离开了我和女儿。”

那天晚上,他出去找老婆,到处找,没找到。后来他发现老婆的手机和微信都把他拉黑屏蔽了,再也联系不上。

“她嫌弃我年纪大、嫌我身体有残疾,家里穷,我理解。我以后再也不会找她了,我会起诉离婚。”

妻子失联后他每次回家先给女儿脱衣服、换尿不湿

今年39岁的李帮勇,1980年出生于云南昭通市永善县,初中毕业。2000年,他走出大山前往广州打工,之后于2012年来到浙江嘉兴,先是开店,很快就失败了。后来他到嘉兴一家工厂打工。有一次他在车间操作机器时发生了工伤事故,他的右手手掌被卷进机器,导致了右手手掌伤残,几个手指不能伸直也不能握紧。事后厂方给了他赔偿,但进工厂的活他是干不成了,他只能回老家养伤。

“我们是闪婚。”

大约是在2015年底,李帮勇的表哥在永善县邻近的四川某县打工,认识了一家人。通过亲戚朋友的牵线介绍,李帮勇认识了女孩杨某某,当天李帮勇就和女孩住到了一起。2016年10月5日,女儿出生。同年11月15日,双方在永善县民政局登记结婚。

津云记者看到了双方的结婚证,发现女方杨某某比男方小15岁。

“我们没什么感情基础。”

2017年春节后,双方再次来到浙江嘉兴。从女儿出生后,女方没有照料过女儿,甚至没有给女儿喂过奶,都是李帮勇给女儿冲奶粉喝。妻子离开时,女儿生下来才半年。

现在,妻子到底人在哪儿,李帮勇不知道,也不想去找了。生活还得继续,女儿还得养。 

能把女儿送回老家让家人帮忙养吗?李帮勇说他十岁时,母亲因心脏病去世。后来,父亲又娶了老婆,李帮勇和家人关系一般,家里人不会给他带小孩的。他倒是有个妹妹,可妹妹自己还有3个小孩要养。

考虑到自己的现状,他最终选择了在嘉兴送外卖。

女儿吃喝拉撒睡都在电驴上

2018年9月份,李帮勇开始送外卖。11月25日,他正式入职饿了么公司嘉兴站点。为了节约生活成本,他离开嘉兴市区,到十几里路远的乡镇上与人合租了一个小套间。

“从住处到市区的站点,顺利的话电瓶车20多分钟。”

外卖站点没有因为他是残疾人士拒绝他,反而在工作上、生活上处处尽可能的照顾、帮助他。

站点没有给他安排过一个晚班,全安排了白班。

“因为我情况特殊,经常会送外卖迟到,顾客不理解我的情况,就会投诉、给差评。有时我人还没回站点,站长已经接到了投诉。”

饿了么嘉兴市区负责人蒋杰告诉津云记者:“我们从没有罚过、扣过他一分钱,该给他的费用我们一分都没有少。”

站点里有调度员和站长,大家还曾经试过让李帮勇把孩子放在站点。但孩子一刻也离不开爸爸,他接到单子要去送外卖,孩子不跟着一起走就会哭闹,怎么哄都没用。

李帮勇在电瓶车踏板上固定了一个安全座椅,他要送餐时,就把女儿抱进座椅里坐着,再用挡风被一盖,可以很好地给女儿挡风遮雨。

电瓶车上有个安全座椅是女儿的专座

这几天,浙江迎来了难得的晴天,李帮勇把挡风被拿掉了。有个订单来了,嘉兴南湖区法院一位女士要求代买一份奶茶。

看到爸爸好像要出发了, 才两岁半的小家伙“轻车熟路”自己爬上电瓶车上了自己的专座,还按了下喇叭。虽然是女儿,可看着像男孩,头发理得很短。 

因为车上有自己的孩子,李帮勇没有像一些常见的外卖小哥那样走机动车道、闯红灯、逆行行驶,但在正常车道上,津云记者骑着电车还是跟不上他。

李帮勇给自己的女儿取小名叫“幺妹”。去年他开始送外卖时,正是秋冬,浙江又遇到了长期的阴雨天气。在送外卖的时间,幺妹就躲在电瓶车挡风被下的安全座椅里,吃喝拉撒睡都在上面,从早上7时出门到晚上8时回家,每天要跟着爸爸在电瓶车上坐十几个小时。

幺妹身上穿着一件肥大的雨衣,就是大晴天也穿着。李帮勇说衣服小的话,小孩很快就不能穿了,买大一点可以穿得久一点。“雨衣很好的,第一个小孩坐在车上可以挡风避雨,第二个她喜欢在地上滚来滚去,穿这个比较耐脏,我也好洗。”

送外卖时,取餐、送餐时,电瓶车能在自己视线范围内,李帮勇就会将孩子暂时一个人留在车上,如果顾客离街道很远或者住在很高的楼上,他就得左手抱着孩子、拎着外卖一路快走或上楼梯,用并不灵便的右手推门开门或者拿手机。

有时送餐,李帮勇就将女儿留在车上

父女俩的一天三餐都在外面吃,早饭一般给孩子买点包子豆浆,中午一般在一两点钟忙完送餐高峰后,他们会找个店吃点午饭。“孩子爱吃小馄饨,5块钱一碗。”李帮勇说,父女俩一顿午饭十几块钱就解决了。“晚上也没时间和精力烧饭,8点多才回到住处,给女儿洗洗刷刷的,忙完,就可以休息了。”

女儿在车上哭了,李帮勇就会塞给她一个面包;女儿渴了,矿泉水他在车上随时都备着;女儿要尿尿,目前还是在尿不湿里解决。“一天白天到晚上,大概换4张尿不湿。”女儿困的时候,自己就会在座椅上睡着,李帮勇就放慢车速,还有意把腿踮高一点,让女儿趴在他腿上睡。“她睡眠挺好的,吵闹声、颠簸,一般都不会吵醒她。”

这半年多来,幺妹每天随着爸爸风里来雨里去。“没生过病,没得过一次重感冒,我也定期给她打疫苗的。”。

喜欢动画片最爱玩抖音

除了日常生活,小孩子的玩乐、学习呢。

在李帮勇的住处,两室一厅的毛坯房,住着4个大人。室内物品放得十分凌乱。津云记者看见桌上有2个毛绒娃娃,似乎从这才可看出这儿还住着个小孩。

“平常太忙了,也没怎么给她买玩具,这几个毛绒娃娃,还是我们吃饭的饭店老板送的。”李帮勇说,送外卖的时候孩子一直坐在车上,也没机会下来好好玩。

李帮勇为了多拿出勤奖励,每个月只会休息一天左右,所以平时没时间带孩子到公园玩。连今年春节,他们俩都没有回老家,而是继续送外卖赚钱。

唯一一次,他带孩子去了一趟附近新开的一个商业综合体,一狠心花了58元给幺妹玩了一次滑梯海洋球池,“她太开心了,玩得根本都叫不走。”

每天晚上睡前,李帮勇也会抱着女儿看动画片。“小猪佩奇,现在流行的。”但这几天,他买的那个二手投影机坏了,还得花时间去修。

李帮勇还发现才2岁半的女儿居然很爱玩他的手机,玩游戏。“抖音。我都不玩,她喜欢玩,有机会就摆弄我的手机。”

爸爸骑车送外卖时女儿在车上玩手机

幺妹平常她大部分时间都在电瓶车上,在送外卖路上,缺少学习语言的环境。津云记者发现幺妹现在还不怎么会说话,只会说“爸、抱、谢谢”等几个字。李帮勇还是很乐观地表示,“慢慢会好的吧,长大了应该会说的吧。”

“常有人打我女儿的主意,他们看我辛苦,想领养。”李帮勇拒绝了,“我一个男人把她带这么大,怎么舍得?她离不开我。我也会尽我最大努力把她养好。”李帮勇说。

“没妈的孩子像根草”,自幼丧母的李帮勇也知道女儿的可怜,曾经想过要给女儿再找一个妈妈,“只要对女儿好就行。”

在早班开例会或者大家带快餐回站点吃午饭时。同事也会帮李帮勇带一下小孩,逗她开心。幺妹也能和大家玩到一块,经常会发出快乐的笑声。

午饭时幺妹和许多外卖小哥玩到了一块

李帮勇和他女儿幺妹的故事还会如何发展,津云记者将继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