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上海本地生活

上海精神

支付宝“信用租房”:技术用对了地方就是公益

2017-10-17 13:40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965 次 字号:

摘要: “租房,是了解社会阴暗面的第一课”“没经历过黑中介的北漂不足以谈人生”……提起租房,很多大城市里的“漂一族”都会一把辛酸泪,几乎每个人都能讲出一段租房悲催史来:遭房东或中介随意涨房租乃至撵人;退押金时被他们以各种理由不退或少退;维权时遭他们肢体或语言恐吓等...

“租房,是了解社会阴暗面的第一课”“没经历过黑中介的北漂不足以谈人生”……提起租房,很多大城市里的“漂一族”都会一把辛酸泪,几乎每个人都能讲出一段租房悲催史来:遭房东或中介随意涨房租乃至撵人;退押金时被他们以各种理由不退或少退;维权时遭他们肢体或语言恐吓等。这坑那坑,总有一个坑能让租客栽进去。

也正因为糟心的租房经历,当下太多中国年轻人无法活成《老友记》里愉快合租的瑞秋、莫妮卡,只能活成了《欢乐颂》里成天叨念着买房的樊胜美。

“漂一族”们还能不能好好地租个房了?马云家的支付宝,用“信用+租赁”的新鲜玩法答了个“Yes”。

近日,支付宝放了个大招,宣布首批在上海、北京、深圳、杭州、南京、成都、西安、郑州8个城市试水信用租房,有超过100万间公寓将正式入驻,芝麻信用分达到650分以上就可以免去租房押金。信用租房甫一问世,在行业引发强烈震动,在舆论场也引发不小的关注。

哪有需求,哪就有市场;哪有痛点,哪就有为解决痛点而生的产品或服务。支付宝挺进租房市场,充分证明了市场的敏感:你苦于各种被突然涨房租、被拒退押金、被强行撵人?那我就用信用体系形成双向约束;你苦于押一付三还得交一个月中介费的承租负担?那我就可凭借信用免押金的方式“付一押零”“按月交租”,为你解忧。

什么叫“久旱送甘霖”式的利好?这就是。对很多租房租出一套防坑骗指南的租户们来说,这简直是雪中送炭:如果把电影《天下无贼》里的那句经典台词改改,“我们要的是安稳,确定感!懂吗?”大致能代言租客们的“天下无‘坑’”诉求。对租客们而言,谁都想免于被坑,谁都想图个安稳,可还是那句话——现实很骨感。而加载了“互联网基因”的信用租房,则有望改善租客们的境遇。

据统计,目前我国在城镇租房居住的人口约为1.6亿,占城镇常住人口的21%。这比例在大城市则更高,有北京租房报告显示,北京常住人口中选择租房的比例将近37%,北京租房客中,年龄在20到30岁之间的居多,平均每11个月换一次房,大部分在8到14个月之间,“稳居”已成为很多租客的奢望。该报告还显示,租客对房东和中介的满意度普遍很低,押金不退、随意涨房租、拒绝维修、卷款跑路、被赶走等,都是他们遭遇的最常见的问题。

这些租赁市场乱象,严重影响了我国租房市场的培育,也表明租房未回归正常的“市场交易”属性。而其关键的症结,其实就在于信息不对称、权利不对等。房东担心租客恶意欠租、损坏东西不赔偿,乃至将家中物品洗劫的情形;租客则担心黑房东提前清退、任意涨租等行为。再加上房源供需的失衡,租房者通常都居于弱势地位,所以其更无法和房东、中介等平等博弈和议价。

时下常见的“押一付三”,其实是在双方互不信任的情况下通过现金形式进行的信用增信,但这主要是房东挟供给短缺之利的自身利益加码,会加重租客们租金损失的风险。

正源于此,今年5月,我国首部专门针对住房租赁和销售的法规——《住房租赁和销售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发布了,其中对租房市场着墨较多,将近一半的篇幅重点放在了如何保障租房人的权益上,比如禁止房东暴力撵客、不得单方面提高租金,鼓励出租人与承租人签订3年以上的租赁合同、房租按月支付等。

发展租房市场,现在成了大势所趋,所以很多地方都在力推“租售同权”、明确“租房可落户”,国家层面也出台文件推“租售并举”,监管部门近期还严查消费贷违规流入楼市。在此背景下,着力消除租房市场的信息不对称问题,尤为关键。

而支付宝“信用租房”的切入方式,就为解决该难题提供了可循的思路:既然传统中介模式很难消除甚至是增加了信息不对称,那就不妨交由互联网思维去解决。

跟一般消费金融产品不同,支付宝作为第三方支付领域的巨头,有着巨大的市场吸附力。它基于自身在信用、数据、金融服务等方面的多维能力,去解决租房市场的信息不对称问题,有其优势。毕竟,跟信用挂钩的应用场景如今也越来越多,包括融资租赁、借贷、出行等上百个场景,芝麻信用也成了目前互联网界最具权威度和公信力的信用体系之一。它将租房的所有参与方将全部纳入信用体系,也会让租客、房东、经纪公司在整个行业和供需都更透明的情况下,受到这套缜密信用评价体系的制约。这套能力已经形成了一个信用模式,比如近期和杭州市政府合作上线国内首个智慧住房租赁平台,表明这种模式已经得到政府部门的认可。

从商业模式看,支付宝涉足租房领域,不是要亲自上阵做“包租公(婆)”,而是基于自身多维能力的开放战略。支付宝没有一间房要出租,只是一个技术和服务提供商;不是要自己搞租房业务、更不是要取代中介,而是通过技术开放,赋能给行业,解决社会问题和痛点。

因为当下包含中介在内的垂直行业运营者,即便实现了互联网化业务改造,都无法自建一套基于金融、信用、支付、安全等能力的系统,也无可避免地存在金融、信用、支付、安全、数据等方面的短板。而支付宝所做的,就是将能力开放,让这些行业提升运营能力和效率,也消除传统中介模式难以消除的租房痛点。这从大了说,能促使租房市场更趋健康,也有助于租售并举局面的尽早形成;从小了说,则能提升租户和房东双方体验。

有句话说,商业就是最大的公益。这句话或许有些绝对,但套用这里广义上的“公益”定义,“技术用对了地方就是公益”,却很妥当。支付宝试水的“信用租房”带来的鲶鱼效应和多重利好,就印证了这点,也真切地表明了一个道理:很多传统模式下解决不了的问题,兴许“互联网+”可以。

麦徒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