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痛悼苍溪救人牺牲民警李雨阗:失约先走,欠下的那杯酒该敬谁

您的浏览器不支持此视频格式 川观新闻记者 向朝伦 燕巧 10月8日3时许,奋不顾身跳江勇救落水女孩失联……12日上午9时许,你在亲人、同事、朋友的声声呼唤中被打捞上岸,青春的眼睛永…

您的浏览器不支持此视频格式

川观新闻记者 向朝伦 燕巧

10月8日3时许,奋不顾身跳江勇救落水女孩失联……12日上午9时许,你在亲人、同事、朋友的声声呼唤中被打捞上岸,青春的眼睛永远闭上了。

苍溪县公安局东城派出所民警李永阗,把生命永远定格在31岁。

亲人为你洗净床被等你回来,同事买了你喜欢喝的阿萨姆奶茶等你回来,朋友约好的聚会等你回来。家中独子,尚未结婚,单位骨干,同事朋友心中的好兄弟李永阗永远离开了。

父母的痛

妈妈洗净床被等你回来……

10月8日下午5时左右,国庆大假还没有结束,正在江南镇家中看书的父亲李俊昌,突然接到东城派出所打来的电话,说李雨阗救人落水,县里正在组织力量救援……

父亲一时慌了。平时父子各忙各的工作,儿子吃住在所里很少回家,倒是父亲时不时提着水果和生活用品来看你,这不,节前父亲才专门给你送了老家的红心猕猴桃来,看着儿子吃得滋滋甜,嘴角粘着果汁,还是父亲掏纸擦的。

白发人送黑发人,如今父亲伤痛住进了医院。

一家人都在县城,但父母见面机会并不多。你总是说工作忙,案件多,抽不开身回家。父母帮助你在县城买了新房,你仍然没时间去住,把自己的“家”安在派出所5楼的集体备勤室里。备勤室里6张上下铺的铁床,对着门的第一张下铺就是你的。别的同事有老婆有孩子,时不时住一下,只有你是单身,成为“长住居民”。

当天,母亲突然听闻儿子救人失联,一时头晕目眩,无法言语。“孩子,妈妈作为陵江镇小学的教师,既是你的监护人,也是你的启蒙老师,整个小学都在妈妈的眼皮底下。妈妈最了解你,你动一个脚指头,妈妈都知道你在想啥,你上学调皮,你在部队当兵,你退伍从警,好多知心话都给妈妈讲。妈妈不相信你舍得离开妈妈,妈妈相信你一定会回来,妈妈到备勤室等了你一天一夜,把你床铺上的床单被子枕头全部清洗了,晾干了,等你回来睡,干干净净的。”

出警那一刻

你只看到别人的险,忘了自己的险

“雨阗,嘉陵江边有人要跳河,马上出发。”当天下午3时30左右,听到同事李万军呼喊,你一阵小跑冲出4楼的办公室,钻进川H0992对桑塔纳警务车。车上平时就放有救生衣、救生圈、救生绳等救援装备,你知道这些装备出警救人随时用得着,哪知道生命最后一刻自己却未用上……

几分钟时间,警车赶到事发地嘉陵江边的月亮湾处,你和同事隐隐看到从江边伸到江中心的“笼干”碎石堤坝处,有一个女子身影——平时无事谁也不会去那个危险地方。心想不好,你三两下剐下身上的警服,一个翻腾跃过江边广场的栏杆,踩着高低不平的碎石堤坝急步跑向女子。此时,你心中只想救人,脱下警服目的是不希望引起被救者注意,同时你还不忘回头呼叫同事:赶快去把车上的救生装备拿来。

谁知道人还没拢,女子却纵身坠了河。这一刻,你看到了落水者的危险,全忘了自己的危险——你也纵身跳了下去。

秋天的嘉陵江,水流不但急,而且很冷。顾不了那么多,你用尽力气,抱着女孩往岸边推,推,推,但是江流却把你和落水女孩推向江心,卷向下游。随后赶来的陵江派出所民警欧皓也下水救援,但体力不力被岸上同事救回岸边。

你被江水冲走了,但同事们一直相信有奇迹,你那么勇敢,深夜出警你没失过手,到外地办案你没嚷过难,同事相信你在哪个岸边喘息……

你不辞而别

那瓶奶茶那杯酒,该敬谁

欧皓躺在苍溪县人民医院七楼11病房44病床上,医生说鼻子进水,肺部进水,受凉,受惊,需要安静休息。

对当天水中救人的事情,很多细节他都记不清了。但他清楚记得,李雨阗那张阳光朝气的脸,仿佛世上就没有难事。虽然不在同一个派出所,却是同年入警,又因两个派出所相距不完,经常受命同时出警,双拳相击,就是亲密战友。

2019年参加工作的杨衡,被分在李雨阗一个值班组,业务由李雨阗带,平时嘴巴“阗哥”不离口,两人不是兄弟胜似兄弟。

作为西充人的杨衡,苍溪认识的很多朋友都是阗哥介绍相识的,平时在外吃饭,甚至外地的朋友过来,都是阗哥抢着付钱,阗哥总是说“你兄弟没名堂,你刚工作没几个钱,我来。”

下班有时一起出去玩,别人喜欢喝水,阗哥总喜欢买瓶“阿萨姆奶茶”,他喜欢那个味道。“你是我工作上的恩师,我一直想买瓶奶茶敬你,但你却走了。”说到这里,杨衡泣不成声。

32岁的陵江派出所教导员张光桥,不但在平常的出警中与李雨阗相遇,也是儿时的好伙伴。国庆前一直在约小时候的朋友们吃一顿饭,李雨阗也同意,约定节后找个地方好好聚一聚喝一台,“没想朋友约得差不多了,你却不辞而别,那杯酒该敬谁?”

好多事没完成

“龟哥”却失约先走了

“龟哥,你一直说等成了家,休息时两家人大人娃儿约起出去旅游,现在你失约走了,太不耿直了。”李雨阗最要好的朋友之一向阳,这几天一直守在江边等着你的消息。

向阳在东青镇办了个养甲鱼的家庭农场,你去过两次,很喜欢那些奶凶奶凶的小甲鱼,时不时和其它朋友说到以后成家了工作闲了,要一只小甲鱼当宠物养,朋友们戏谑你,把甲鱼当乌龟,称你为“龟哥”。

龟哥太忙了,平时朋友招呼吃饭、打游戏玩,电话接通,你多半是“在出勤,你们耍”、“在办案,你们吃”之类。

说起好朋友龟哥,在苍溪开烧烤店的罗东语带哽咽。以前不懂事,29岁的罗东常在外面浪,惹是生非,一次被龟哥挡住,弄回派出所教育,后来竟然成了朋友。

在你看来,罗东本质上不坏,是可以教育感化的。在你的关心下,罗东真的变好了,在苍溪县城开了一家烧烤店,正正经经做生意,还谈了个漂亮的女朋友。“我的生意已经上了正路,龟哥你怎么就走了,你不是一直说来坐坐吗?”罗东哭出了声。

“班长,走好!”听说你救人失事,当年陵江镇小学的6年级3班同学建了一个微信群,群里蜡烛闪亮,同学们纷纷翻出当年的照片,追忆这位善良诚实乐于助人的班长。

六年级时,几个同学在回家路上发现一个钱包,里面有500元钱,有人商量着去买零食,但被你阻止了,拉着同学们一起拿着钱包交到了派出所。“这件事对我影响很大。”小学同学罗晨说,后来你去当兵,很多同学不解,去送行时你认真地说:我要报效祖国,保护人民。

如今,你兑现了自己的承诺,并将激励更多人不畏牺牲,保护人民。

嘉陵江声声呜咽,红军渡见证英豪——李永阗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联系电话028-86968276】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上海热点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hanghai021.net/news/2020/10/11/8707.html

作者: 上海热点网

为您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