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90后黑暗跑者Linda: 用心感受世界,我相信自己是一道不一样的风景

上周末上午,秋高气爽,黑暗跑者Linda随跑团在大宁郁金香公园例行训练,她看不见,但跑团有护花使者——陪跑员助力。每年的10月15日是国际盲人日,视障公益性跑团“黑暗跑团”本周末将…

上周末上午,秋高气爽,黑暗跑者Linda随跑团在大宁郁金香公园例行训练,她看不见,但跑团有护花使者——陪跑员助力。每年的10月15日是国际盲人日,视障公益性跑团“黑暗跑团”本周末将迎来首次全盲跑者百公里挑战赛。

Linda是一个嫁到上海来的90后苏州姑娘,音乐表演专业出身的学霸、文青,现为食品香精品鉴员,加入“黑暗跑团”4年,从10km到半马,最近又开始玩赛艇,十足的斜杠青年。

舒缓原生家庭压力,跑团成为生活一部分

2015年嫁来上海后,Linda在“黑暗中对话”体验馆(面向健全人关闭视觉体验黑暗)兼职时知道了“黑暗跑团”,之后便加入开始长跑。

Linda 是三胞胎中的姐姐,姐弟妹三人“都是因为医疗眼睛不好”。她的原生家庭里长辈不了解也不理解盲人,“他们知道有盲人,他们也知道盲人就在他们家里面,但是一旦遇到事情,还是会求全责备。”她那时候能做事只能成功,不许失败。她说起第一次给两个月的婴儿剪指甲,剪了一个多小时还没剪完,小朋友睡醒了。“好在我顶住压力没有剪到她的肉,失败的话那就悲惨了。” 到了跑团换个环境,心情会舒缓很多。

Linda的第一个十公里是顾村公园的樱花跑,她记得有“粉粉的T恤、漂亮的奖牌”。

随后她就刷半程马拉松,首次半马摔了一胶,好在有惊无险安全完赛,“我跑完之后搞得自己跟大螃蟹一样。”

她的完赛与3名陪跑员密不可分,陪跑承担着不同的角色,领跑在前方开道,陪跑在一旁实时给到她信息反馈,伴跑会时不时变速跑取补给。完赛后陪跑员还会把有她的照片都挑出来发给她。

盲人跑者同时也会鼓励很多人继续跑下去,赛道上休息的人,或者觉得自己已经跑不完的人、跑不下去的人被他们打动。Linda也会给即将跑不下去的跑友打气:“走吧走吧,跟着我跑,一定能拿到奖牌”,还真有人跟着她跑。

跑团最近还成立了赛艇队,在跑团赛艇队的第一次试水训练中,Linda和两名听障队友配合。摄影师直呼“好酷”,秋天泛舟湖上又很有诗意,她就觉得蛮好玩儿的。她偏爱跑马、赛艇这类动态运动,瑜伽不是她的“菜”。

混乐队的学霸、深夜发力的宝妈

Linda老家在苏州,在青岛读的高中,大学在北京读音乐表演专业,工作几年后才到上海,“因为傻乎乎选择了爱情”,她和另一半是因为考心理学认识的。“大学闲得无聊,考个证玩玩,潇洒一下。”她大学期间参加过全外教的英文夏令营,用一个月时间见招拆招拿到了那次机会;另外还跟闺蜜做小生意,卖头饰之类的。“我都不着急睡觉,反正大学时光,我通宵半个月都能拿奖学金。”

她跑去青岛读高中是因为当时苏州对盲人开放的只有学按摩的职业中专。据Linda介绍,当年盲人能进的高中只有几个,师资属第一的是青岛,06、07年时很多盲人学校还在用人教版教材的时候,青岛已经在用“新目标”了。(好在现在推行融合教育,也叫全纳教育,鼓励残障人群,不管是肢残还是听障或者是盲人,进入到健全人的课堂。)

遗憾的是Linda的妹妹没有考上高中,在复读和读中专之间,妹妹毫不犹豫选择了后者。她是盲人群体里面为数不多喜欢做推拿的人,现在老家苏州开推拿店,做小儿推拿。

不想开按摩店的盲人,究竟还能干什么工作?Linda在校合唱队和乐队“混”过十来年,从小学一路“混”到大学,音乐表演专业毕业后从事过一段时间艺术类工作,在艺术团表演,还去欧洲巡演过。现在的本职工作是食品香精品鉴员,“我自从结婚就告别艺术圈了。”此外她还有兼职,晚上哄睡宝宝后还不睡,“夜深人静,奋斗有声”,最近她在学有声小说演播录制。

看不见也喜欢画彩妆,这是她爱美的权利

妹妹做推拿之后,家人不太愿意让她穿漂亮衣服,因为他们怕推拿床上的人眼睛喜欢到处乱看。“我就说没什么不可以穿的,旗袍给你选长款,衣服只要漂亮的我都选给她。一个人不管她做什么,你不能剥夺她喜欢美丽的权利,比如我就喜欢画彩妆。”

画彩妆对于她而言很简单,“其实彩妆走的就是一套程序,像我们看不到的,非常严格遵守程序。”很多人会问,看不到颜色深浅怎么调?她会熟悉所用产品色调的浓度,即需要用多少的量刚好适合,因为不同牌子的粉会有色差,就算是同一个色号也会有色差。这必须找别人来帮你审美,她像讲段子一般说道:“如果你的朋友圈里有审美很好的,OK,恭喜你;那如果没有,踩雷了,我也不是没有踩过雷,但是我不会告诉他,我最多下次不找他,换个人。”她一般会找化妆师和摄影师朋友。

Linda在07、08年接触彩妆,当时收到校友送的生日礼物——一款防水的睫毛膏,对方告诉她可以把睫毛刷得很长很长,“可是她没告诉我怎么刷,她就说刷在睫毛上就好了,我回头把自己搞成黑猫警长。”那是Linda第一次化妆。现在她的微信头像的妆容就是自己画的,非常淡的妆,几乎看不出来。

盲道上的盲人去哪了?在靠听的世界里一样出行自如

Linda用手机靠“听”,苹果有无障碍辅助功能可读屏,摸到什么它就会读什么,但对图像的传递很有限。

据她介绍,苹果的无障碍支持相对来说做得比较好,一般残障人士都会首选苹果。同行的全盲人士“立明”补充说,国内安卓做得也挺的,以小米和华为领先。

■ 以iOS为例,打开设置/通用/辅助功能/Voice Over。via大象公会

记者送Linda回家时,体验了盲人的日常出行。到地铁入口,径直找服务中心,工作人员会协助进入。本想找无障碍电梯,她让我尽管走我的。“我这个人比较懒,通常爱找最近的路线。”在等地铁时,Linda问我们在几号门,等到站才能确认从哪个楼梯上去。果不其然,“上面的牌子显示的应该是南厅”,到站后Linda马上知道能辨清反向,“所以我刚才才问是几号门嘛”。

地铁站到他家有两个红绿灯,这也是她每天上班必走路线,她工作在闵行,1号线换5号线,到了再坐厂车。Linda过红绿灯靠听,“实在不行就硬着头皮走,一般不会判断错误,最多比别人反应慢一点。”其实下班她可以选择坐一站路公交车,可以直达小区门口;但是上班的话要过高架去对面坐就很麻烦。但看车也不太方便,需要麻烦路人看是几路车。Linda告诉我说,目前市面上的智能穿戴设备还未能实现识别公交车线路和红绿灯的功能。

中国的盲道上为什么看不见盲人?Linda说她也没怎么走盲道,盲杖对她而言更靠谱。

最近一天,Linda做完核酸检测(跑步比赛需要)坐地铁回家时遇到陌生人搭讪,一路聊下来对方觉得非常触动。她发了一条动态写道:

站在地铁玻璃门这里,看到一缕缕阳光洒进来,令人美丽的心情更美丽了呢。

很多人会觉得看不见有多可惜、多惨,在她看来,其实看不见也有优势,“有的东西你看不到,你会少很多的顾虑,你不会像看得到的,获取到所有信息的人那么畏首畏尾;靠感觉去做事情,有的东西用心感觉会更好。

尽管Linda的跑量少,但跑团确实成为了她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带领她突破了很多的“第一次”;尽管在跑团里面她不是最能跑的,但是她相信自己一定是一道不一样的风景,“至少我去尽力做了我能做的,我去尽力享受了我能享受的所有的旅程,就够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上海热点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hanghai021.net/news/2020/10/13/9022.html

作者: 上海热点网

为您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