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热点

67岁女子自然受孕生女轰动一时 如今孩子1岁了

原标题:67岁女子自然受孕生女轰动一时,如今孩子1岁了,老母亲首次袒露心声… 山东枣庄的深秋,转红的树叶灿若云霞。69岁的黄维平把女儿抱在腿上,身板挺直,豪爽地笑问:“怎么样?我这…

原标题:67岁女子自然受孕生女轰动一时,如今孩子1岁了,老母亲首次袒露心声…

山东枣庄的深秋,转红的树叶灿若云霞。69岁的黄维平把女儿抱在腿上,身板挺直,豪爽地笑问:“怎么样?我这么大年纪,生下这么聪明可爱的女儿,不错吧?!”

67岁女子自然受孕生女轰动一时 如今孩子1岁了

天赐1岁了。她裹在一件淡黄色的小棉袄里,只露出一张粉嘟嘟的小脸和一双白嫩的小手,睁着两只黑色的大眼睛,像个可爱的小果冻。

她可能是网红界年龄最小的一个。去年,她的诞生被看作一大奇迹,她的母亲67岁自然受孕,剖腹产生下她,父亲也有68岁了。

新的一天开始了

晨起压腿、锻炼,傍晚散步、遛狗,这样简单的老年生活,山东枣庄的黄维平和田新菊都快忘了,他们的生活被可爱的小天赐填满着。

清晨6点,天赐醒了。黄维平哄了哄女儿,起身去给娘儿俩买食材,做早餐,田新菊则抱着女儿喂母乳。黄维平买回新鲜的牛肉,将红枣、板栗、牛肉、山药等掺在一起,放进料理机打碎。这台料理机价值2000多元,是特地为天赐买的。打成粉末的食物加上鸡蛋,上锅蒸,他又把多出的肉绞成馅,现擀馄饨皮包起来。厨房里热气蒸腾,不一会儿,早餐好了。他又给妻子冲好奶,妻子每天三顿奶,为的是给天赐保证母乳,“拿奶粉换母乳”。

67岁女子自然受孕生女轰动一时 如今孩子1岁了

黄维平来不及吃饭,他穿上外套,出门去料理菜地。因为担心买来的菜有农药残留,多年来他一直自己种菜吃。这是枣庄的新城区,附近有不少空地,住到这里后,他开垦了两块地,种上茄子、南瓜、韭菜、黄瓜、上海青、辣椒和香菜等。以他种菜的水平,菜长势应该很旺,但有了天赐之后,施肥、浇水都跟不上,有些菜只露个头。

家里,田新菊喂饱了天赐,给她穿上小棉袄,带她到客厅里玩儿。小天赐喜欢到处爬,找新奇的东西看看,有时候会扶着茶几站起来,一不留神就会摔跤。两人听早教课老师的建议,在网上给天赐买了个“防后摔神器”,所以天赐总背着一只小蜜蜂,蜜蜂的头是一个海绵做的环,竖在脑后。因为不怎么会网购,神器还是他们付钱请老师代买的。

黄维平热情、乐观,喜欢早上给朋友发微信问好,朋友圈里也常写着“新的一天开始了!”现在,他每个新的一天都是这样开始,一刻不停,直到晚上9点女儿酣睡之后,身为律师的他还要打开电脑,阅读案件材料,或撰写庭审报告。有时候写到一半实在困极了,就睡一觉,第二天一早再起来写。

“时间不够用啊!”从黄维平偶尔发出的感叹中,能隐约听出他的语意双关。

上苍的礼物

生活是这样改变的。

2018年,田新菊得过一次脑梗,治疗时用过一些活血化淤的药,“早上用了药,晚上就来例假了”,此后月月来。田新菊怕身体出问题,到处去医院做检查。去年1月去检查时,医生说她怀孕了,她还不信,认为医生在骗她,没放在心上。两个多月后,当她再去检查时,医生再次告诉她,确实怀孕,已经4个月了。

“没有任何一点妊娠反应,如果有反应,早知道,我肯定不会要了。”田新菊说,但现在太晚了,B超显示胎儿的腿骨都很长了,不能再流产,只能引产。

她退休前是枣庄市妇幼保健院儿保科医生,亲眼见过引产的过程,那一幕深深地烙在她的脑海中,一辈子都不能忘。

67岁女子自然受孕生女轰动一时 如今孩子1岁了

“我不能那样杀死我的孩子。”田新菊说。

夫妻俩决定先做检查,如果胎儿发育有问题,就引产,那样也能心安;如果是健康的,就生下来。在社会风气并不是十分开放的山东枣庄,做出这样的决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枣庄不大,转个圈都认识。

但很快,唐氏筛查结果出来了,好的;胎儿的各项检测结果也出来了,都是好的。

黄维平和田新菊内心被震撼了,这是个生命力极其顽强的、健康的宝宝,她是带着幸福的期许来到人世间的。于是,两个人不顾妇幼保健院的反对,决定生下孩子。这意味着,不仅要顶着家庭和社会舆论的压力,还要冒着生命危险。

“这是我们的事”

田新菊是全国自然受孕年龄最大的人,高龄妊娠发生并发症、合并症的风险显著增加,枣庄市妇幼保健院严阵以待,组织了最强阵容为田女士备孕,甚至请示省妇幼保健院的支援。十几名医生组建了微信保障群,田新菊的身体“只要有风吹草动”,都要在群里报告。

幸运的是,整个孕期田新菊生活如常,除了夏天时,田新菊吃多了点西瓜,引起轻微的妊娠糖尿病以外,一点异样也没有。连平时有点高的血压都正常了,黄维平感叹说,这就是生命的神奇,是母体为保护胎儿的自然反应。

从知道怀孕时起,黄维平就经常给孩子做胎教,每天陪妻子散步,那时候家里还有一条爱犬脚前脚后地跑着,天赐出生之后没时间了,只好放弃了养狗。

67岁女子自然受孕生女轰动一时 如今孩子1岁了

没人看出田新菊怀了孕,无论是朋友还是邻居,甚至儿子和与老两口住在一起的15岁的孙女,大家都以为她是老年发胖,儿子还提醒她要减肥了。

夫妻俩没有将这个消息告诉任何人,包括儿子,黄维平说:“这是我们的事,为什么要征求他同意?”田新菊和女儿贴心,第一时间就告诉了女儿,但引起了她极大的反弹,“坚决反对,如果生下来就断绝关系。”但这也没能动摇两个人的决心。

两人的经济条件在枣庄的工薪阶层中属于相当不错的,退休金加在一起有1万多元,田新菊退休后返聘10年,前两年刚正式退休,黄维平则一直在工作。

怀孕36周时,医院考虑到田新菊的年龄和身体,建议提前剖腹产。2019年10月25日上午,一个重2560克的女婴顺利诞生,黄维平为她取名“天赐”。

网友们送上祝福

神奇的事情注定会为人所知,天赐出生的消息立即传遍了网络,儿子也是从网上得知自己添了个妹妹。两人尊重生命、热爱生活和勇于担当的态度得到了许多人的肯定,有网友评论说:“真好,谁说人到老了只能在养老院里唱‘最美不过夕阳红’?”很多人说:“大家都觉得是件好事,让人羡慕,说明老人家身体好,生活幸福,多好啊!”

来采访的媒体简直要挤破医院的大门,还有全国各地特地赶来祝福的人,有网友送来儿童服装和用品;有企业送来尿不湿、奶粉、多功能婴儿车、婴儿智能电动摇椅、慰问品……北京市西城区一位热心人送来北京老字号“稻香村”点心,到医院没能见到夫妻俩和孩子,深为遗憾,回去后又特地寄来明信片,说:“你们创造了奇迹,祝你们健康、平安!祝小天赐茁壮成长!”

67岁女子自然受孕生女轰动一时 如今孩子1岁了

这些,黄维平都发在朋友圈里,表示感谢。还有很多亲戚朋友通过微信发来红包,黄维平都一一谢过,没有收,有些登门送上祝福,他才勉强收下。

也有很多人来求“良方”,田新菊说,哪里有什么良方,怀孕纯属偶然。如果一定要问个究竟,可能跟他们平时注重养生有关,喝水只喝枣庄凤凰岭的泉水,定期去打,平时从不吃鸡精、味精等调味品。另外从医学角度讲,高龄怀孕风险确实大,不宜仿效。

还有人提醒他们没有考虑到超生的问题。不过多位人口专家说,考虑到黄维平夫妇年龄均超60岁,受《老年人权益保障法》保护,应该不会被罚款。

67岁高龄生子毕竟很难为人理解,祝福的浪潮中也夹杂着不明真相者的负面评论,黄维平从来不管不顾,但田新菊却气得差点要得抑郁症。“那几天都不敢看手机,打开手机就是我们的消息,不看都不行。”她说,要是再不出院,她都想跳楼了。

在丈夫的开导下和女儿天真无邪的笑容中,田新菊也慢慢想开了。最好的消息是,田新菊的大女儿也终于来看妹妹了,妹妹冲姐姐甜甜一笑,顿时融化了姐姐的心结。现在姐姐给妹妹买衣服、玩具,经常还来逗妹妹玩。

天赐给老俩口带来无限乐趣,以前有时候还吵个架,有了天赐之后也没时间吵了。天赐130天的时候,黄维平教她叫“爸爸”,天赐认真地盯着爸爸的口型,努力地爆出了“爸”的发音,把黄维平给高兴坏了。

律师变超级奶爸

新添的女儿让黄维平仿佛有了超级动能,尤其是田新菊因为经常抱孩子,膝盖开始疼痛之后,一切更依赖黄维平。

天赐刚出满月时,黄维平还经常将妻子和女儿留在家里,但后来发现田新菊经常连饭都吃不上,有时候他早上临走的时候煮一大锅面条,她一天三顿就靠吃面条充饥。“这样下去,奶水很快就不足了。”田新菊急了。于是黄维平中午赶回来做午饭。但新城区和老城区相隔几十公里,单程开车跑一趟都要50分钟,这段时间,黄维平真的觉得累了。

律师事务所照顾他,将一间屋子腾出来给他使用。黄维平把它变成一个温暖的小窝,从那以后,无论走到哪里,都把两人带在身边。哪天有客户要去老城了,他就一大早打包带着妻女去老城,住上几天;要开庭了,再打包回法院所在的新城。他和妻子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能买辆房车,把家带在身上,走到哪里都方便。

在办公室,他在外间办公、接待客户,田新菊就带着女儿在里间玩耍。不过,有时候天赐不睡觉,她也只好抱着女儿出来叨扰,因为平时天赐要吃着妈妈的奶,小脚丫踩在爸爸的肚皮上,才能睡得安稳。

这天,黄维平带着妻子和天赐去老城区洗澡、上早教。出门的时候时间有点晚了,黄维平把车开到了时速110公里。到了老城一家婴儿用品店,黄维平抱过女儿就跑上了二楼,在服务人员的帮助下为女儿脱好衣服,抱她坐在澡盆里。小天赐刚醒来,还有点紧张,黄维平赶紧做出躲猫猫的游戏逗她。田新菊则坐在外面等候,洗好了才进来一起给天赐穿衣服。

洗好澡又是一路狂奔。停好车,黄维平抱着天赐,三步并作两步,爬上没开的电动扶梯,脸不红心不跳,换好鞋,进了教室。今天第一堂是运动课,黄维平跟着老师的动作躺在地上,将天赐放在小腿上举起来,前后晃动。小天赐则趴在爸爸腿中跟着前后摆动,一脸懵懂,萌态可掬。上完运动课是音乐课,黄维平抱着天赐在几个年轻妈妈中间,丝毫没有违和之感。

早教时是田新菊难得的清闲时间,她坐在教室的沙发椅上刷起了抖音,不时凑到教室门口透过窗户看看女儿,心满意足地笑笑。

为天赐安排未来

“这是天赐吧?”公交车站台上,一个售票员惊喜地问。

“对,是天赐。”黄维平抱着女儿回答。

虽然夫妻俩希望生活重归平静,但看起来很难,女儿走到哪里都会被人认出来。黄维平还曾发现枣庄有人用天赐的照片和视频在网上打广告,立刻找去要求撤下。

天赐的出生和网友的追问,让田新菊想起了很多往事。少女时代在枣庄农村度过,高大英俊的黄维平来公社当秘书,“看到他,我就觉得,这个人怎么好像认识很久了?”两人自由恋爱,在当时被人指摘,田新菊丝毫不以为意。有一次,黄维平骑车带着她上个陡坡,她心疼他受累,要下车,黄维平一个“不用”把她挡回来,“蹭蹭蹭”就上了坡。结婚几十年,磕磕碰碰难免,但两人感情一直很好,黄维平无微不至地照顾她,家务活全包,除了爱喝点酒,喜欢招待朋友,留不住钱,有点大男子主义以外,称得上是位好丈夫,单位同事也送他绰号“顾家好男人”。

“以前没仔细想过,现在想想,我就是爱他,不然怎么会生下这个孩子呢?”田新菊勇敢地表达出心中所想,虽然她知道这也未必能为人所接受。

虽然是爱情结晶,现实问题毕竟也要面对。田新菊说,准备等天赐8岁就教她做饭、做家务。他们两边的家族中都不乏90多岁高龄的长寿老人,两人身体也都很不错,但自然规律难以抗拒,两人终会老去。他们希望自己至少活到90岁,那时天赐已经成年,他们也就放心了。

他们给天赐买了保险,也开始为她储蓄。再不济,田新菊暗地里还想过,万一他们两个当中有一个早过世,就给天赐找个无儿无女的好人家收养,保证她有父母、有依靠。

要问天赐以后会怎么看待父母的决定?这个答案田新菊可能想了很多次,她几乎没有犹豫地说:“我想,她应该会感激我们吧,带她来世上走一遭。”

作者姜燕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上海热点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hanghai021.net/news/redian/2020/11/07/10845.html

作者: 上海热点网

为您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