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热点

最高法指令广西高院再审“百香果女孩”案 受害者家人表示看到希望

原标题:Qnews|最高法指令广西高院再审“百香果女孩”案受害者家人表示看到希望 据最高人民法院11月11日下午消息,最高法院决定指令广西高院对杨光毅强奸案再审。在今年5月,广西高…

原标题:Qnews|最高法指令广西高院再审“百香果女孩”案受害者家人表示看到希望

据最高人民法院11月11日下午消息,最高法院决定指令广西高院对杨光毅强奸案再审。在今年5月,广西高级人民法院曾对该案件进行了二审宣判,杀害并强奸“百香果女孩”杨小娟(化名)的犯罪嫌疑人由一审时的死刑,改判为死缓。对此,家属曾提出异议并进行申诉。11月11日,北青-北京头条记者联系到了杨小娟的家人,其表示自己也是刚刚看到最高人民法院的消息,希望该案件能够最终得到一个公正的判决,给孩子一个交代,而案发两年,“百香果女孩”杨小娟的遗体仍未安葬。

最高法指令广西高级人民法院再审“百香果女孩”案

最高法院消息称,最高人民法院调卷审查的原审被告人杨光毅强奸一案,其间被害人母亲提出申诉。最高人民法院审查决定,指令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另行组成合议庭对该案进行再审。而该案件就是此前备受关注的“百香果女孩案”。

最高法指令广西高院再审“百香果女孩”案 受害者家人表示看到希望

杨小娟母亲陈礼言的弟弟陈天传11日下午告诉北青-北京头条记者,当天下午,当地政府、法院部门的工作人员也都已经赶到了大姐陈礼言家,告知她最高法的决定。

2018年10月,广西钦州女子陈礼言10岁的女儿杨小娟在去路口卖百香果回家的路上,被同村的男子杨光毅在掐颈、割喉后实施奸淫,致杨小娟死亡。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杨光毅犯强奸罪判处死刑,杨光毅随后上诉,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在判决中认定杨光毅有自首情节,故“原判对其量刑不当,二审依法予以改判”,判决杨光毅犯强奸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北青-北京头条记者从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的刑事判决书中看到,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对杀害杨小娟的杨光毅以犯强奸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随后杨光毅提出上诉,杨光毅认为自己案发时没有杀人故意,而其辩护人提出,杨光毅可能患有精神疾病,思维不清晰,举止异常,行为不正常,“申请对杨光毅进行精神病鉴定,同时鉴于其有自首情节,请求法院改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并限制减刑。”

在二审判决中,广西高级人民法院认为,杨光毅采用残忍手段奸淫未满十四周岁幼女,致被害人死亡,已构成强奸罪。杨光毅强奸幼女并致被害人死亡,且犯罪动机极其卑劣,手段极其残忍,情节极其恶劣,应予严惩。鉴于杨光毅父亲规劝陪同杨光毅到公安机关投案,杨光毅投案后主动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属自首,且杨光毅自首行为对案件侦破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依法对杨光毅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并限制减刑。”

最高法指令广西高院再审“百香果女孩”案 受害者家人表示看到希望

广西高级人民法院判决,撤销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第一项,即被告人杨光毅犯强奸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其犯强奸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且限制减刑。该判决为终审判决。

女孩遭掐颈割喉奸淫后死亡女孩儿父亲多年前因见义勇为去世

陈礼言生活在广西钦州市灵山县平新村,她和丈夫养育了5个子女,杨小娟是家里的老四,女儿是在1998年出生的,遇害时刚上小学四年级。

“我姐夫在杨小娟不到两岁的时因为见义勇为去世了,当时是为了救两个落水的孩子。这些年来,一直都是姐姐一个人照顾这5个孩子,虽然有媒人上门说亲,但是对方一听说姐姐要带5个孩子,觉得负担太重,都没了下文。”陈礼言的弟弟陈天传说。

对陈礼言来说,生活在2018年10月4日发生了改变。“那天我让女儿杨小娟去路边卖百香果,因为离得很近,我就让她自己去的,但是到了晚上女儿也没有回来,我们家里人随后就报了警。”根据灵山县公安局在2018年10月6日的情况通报,犯罪嫌疑人杨光毅在通报当天凌晨归案,女孩儿杨小娟的遗体随后也被找到。

最高法指令广西高院再审“百香果女孩”案 受害者家人表示看到希望

法院的刑事判决书,则披露了案发时的诸多细节。钦州市人民法院在审理中认定,案发当天杨光毅在遇到了卖百香果后回家的杨小娟后,将其抱到附近山上,对杨小娟掐颈割喉奸淫后杨小娟死亡。

判决书显示,距离案发的2018年10月4日相隔两天后,10月6日,杨光毅在其父陪同下,到公安机关投案。经法医学鉴定,被害人杨小娟系机械性窒息死亡。

女孩遗体依旧未安葬停尸费成问题家人盼望给女孩一个交代

二审判决出来以后,杨小娟的家人提出了异议,陈礼言甚至一度哭到晕厥。他们并不接受二审的判决结果,并提出了申诉,此后便一直在等待结果。

11月11日下午,北青-北京头条记者联系到了杨小娟的舅舅陈天传,陈天传表示,他们也是刚刚获知了最高法的决定,“现在有一个盼头了,也是希望能够给孩子一个交待。”

陈天传说,孩子遇害后,因为调查等原因,杨小娟的遗体一直停放在殡仪馆未能安葬,“我今天早晨还在想着费用的问题,现在已经停放了两年的时间,一天的停放费用是100多元,这对我们来说,是一笔不小的费用,我们都务农或者在外打工,也是实在拿不出这笔钱。”

事发后,杨光毅的家人也未向杨小娟的家人道歉。“他本身几乎也没有家人,亲戚平时也都不管他,出事之后,更没有联系了。”陈天传说,“现在最高法的决定下来,我们也看到了希望,希望案件能够得到公正的判决,给孩子一个交代。”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上海热点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hanghai021.net/news/redian/2020/11/11/11138.html

作者: 上海热点网

为您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