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上海

21年前,一群伙伴“众筹”抱团养老;现在,他们把楼捐了!

  “捐了?”   “捐了!”   寥寥几个字,一栋200多平米的乡间老屋从“私”变成了“公”。   老屋的主人之一叫浦逸敏,早已过了鲐背之年,今年93岁。这栋老屋里,有着她从19…

  “捐了?”

  “捐了!”

  寥寥几个字,一栋200多平米的乡间老屋从“私”变成了“公”。

21年前,一群伙伴“众筹”抱团养老;现在,他们把楼捐了!

  老屋的主人之一叫浦逸敏,早已过了鲐背之年,今年93岁。这栋老屋里,有着她从1999年到2017年的所有生活回忆。

  21年前,浦逸敏和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们时髦了一把,“众筹”买下了这栋三开间的两层老屋,抱团取暖互助养老。随着年岁渐长,老屋里的老人日渐稀少,直到浦逸敏2017年离开,老屋彻底闲置。

  这两年,老屋的处置成为浦逸敏心头最牵挂的事情。“年纪么越来越大,老屋么越来越旧,思来想去,还是捐给村里最合适。”

  一、“众筹”买楼

  眼前的浦逸敏,一头银发拾掇得整整齐齐,浅蓝色的中式上装,黑白花纹的长裙,看得出是位对生活品质有追求的老太太,尽管已经年届九旬,但身体依然坚朗,除了听力有点不好,生活都能自理。

  老人是家中最小的孩子,因为早产,父母养育她的时候颇费心思,甚至一度以吃素来祈求她的身体健康。本职是医生,医者仁心的她也开始食素。一来二去的,认识了一帮有着共同爱好的朋友。

21年前,一群伙伴“众筹”抱团养老;现在,他们把楼捐了!

  大伙常常一起相聚活动,甚至开玩笑地说,既然这么谈得来,不如住在一起养老好了。

  机会就这么不期而至。

  1998年前后,嘉定区外冈镇葛隆村132号的农村信用合作社要搬迁,两层小楼就此空置。忘了是谁起的头,一帮老伙伴提议让有文化的浦逸敏去和对方谈。谈什么?买下小楼一起养老。

  “造价大概六万多,算上折旧,可以5万元转让给我们。”没想到,“谈判”很顺利,对方开出的价格也并不离谱。

  当浦逸敏在“朋友圈”说起后,没想到大家热情空前高涨,5元、10元、100、200,最多的一下掏出了6000多元……最终,有数百人参加了“众筹”,尽管有好些人一天都没来住过,但一点不妨碍他们“众筹”的热情。

21年前,一群伙伴“众筹”抱团养老;现在,他们把楼捐了!

  1999年1月,浦逸敏和老伙伴们凑齐了5万元钱,买下了葛隆村132号老屋。他们还给这栋楼取了个名字:“慈舟养老院”,有“互助养老”、“同舟共济”之意。

  二、“抱团”养老

  “我们这些人都喜欢吃素,在家要分灶、分食,是不大方便的,但在这里,大家生活习惯都一样,所以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又轻松自由。” 彼时,浦逸敏已经72岁,不想麻烦正在打拼期的孩子,更倾向于自己照顾好自己。

21年前,一群伙伴“众筹”抱团养老;现在,他们把楼捐了!

  虽然老屋名义上叫“养老院”,但没有工作人员,所有事情必须靠自己。因此,入住老人都要遵守以下规定:生活能自理;饮食为素;每月上交100 元的水电与搭伙费。

  吃饭怎么办?大家轮流烧。卫生怎么搞?自己房间自己包干,公共区域轮流打扫……

  “大家相处得十分融洽,也都不爱计较,最高峰的时候住了22位老人。”那些融洽相处的时光,至今还常常徘徊在浦逸敏的脑海中。

21年前,一群伙伴“众筹”抱团养老;现在,他们把楼捐了!

  葛隆村村民姚培芬曾是“大家庭”中的一员,虽然因为身体原因,之后搬离了132号,但和老伙伴们依然保持着联系。“当时,养老选择比较少,离乡背土去住养老院感觉面子挂不住,这个家门口的‘养老院’真的很合适我,大家相处十分愉快。”回忆起当时的时光,姚培芬依然觉得难得。

  和浦逸敏认识23年的陈季芬今年76岁了,因娘家在葛隆村,当听说娘家有了这么个互助养老院后,常常会去132号楼看看。一来二去的,便和浦逸敏成为了朋友,也经常会帮助老人们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

21年前,一群伙伴“众筹”抱团养老;现在,他们把楼捐了!

  三、捐出老屋

  时光荏苒,昔日的小老人慢慢地变成了老老人,或因生活无法自理,或因身患疾病……陆陆续续的,开始有老人离开132号楼。加上经济水平的发展、各种养老设施与服务的完善,许多老人开始选择聘请护工居家养老或是进入正规养老院,132号楼的人气日渐趋弱。

21年前,一群伙伴“众筹”抱团养老;现在,他们把楼捐了!

  ■承载了一段温暖时光的老屋如今人去楼空。

  在老屋独自居住两年光景后,浦逸敏也决定离开老屋,入住嘉定双善养老院。时间定格在2017年,至此,老屋完成了“抱团取暖”、“互助养老”的使命。

  自从有了捐出老屋的决定后,考虑到浦逸敏年纪大了,人又在离外冈45分钟车程外的双善养老院内,来回不方便。姚培芬的儿子陈惠良便承担了为老屋捐赠奔走的任务。

21年前,一群伙伴“众筹”抱团养老;现在,他们把楼捐了!

  ■老屋闲置后,为防有人意外跌落,村里将屋前的水井给围了起来。

  “说实话,我满意外的,仿佛天上掉了个馅饼。”讲话的是葛隆村党总支书记陈学锋。前不久,陈惠良来到了村委办公室,把以浦逸敏为代表的老人想法转达给村委,希望能将这栋老屋捐给村里,继续为百姓们服务。

  一栋房,可能会撩拨到许多人的神经。但在和浦逸敏相识超过二十载的陈季芬和朱林娣看来,浦逸敏做出这样的决定不奇怪。从医生岗位退休,她的退休工资不薄,但除了生活的必需开销,她的工资都用在“做好事、行善举”上。“她说钱就像指缝里的沙,流走了就和你没关系了,不要牵记,用在需要的地方就是最大的善了。”

21年前,一群伙伴“众筹”抱团养老;现在,他们把楼捐了!

  “这个房子从来都是大家的,我只是代大家管理,20多年过去了,当年的人很多都离世或者失去联络,我一个人占着这个房子肯定不行,思来想去,还是给村里最合适。”在陈季芬和朱林娣的帮助下,联络到了目前她们所能联系的老伙伴们,大家对浦逸敏的决定都十分支持。

  四、回馈村里

  于是,不久之前,葛隆村党总支书记陈学锋代表葛隆村,郑重地接受了老人们的房屋捐赠。

21年前,一群伙伴“众筹”抱团养老;现在,他们把楼捐了!

  简短的捐赠仪式之后,浦逸敏几人来到了姚培芬的家中,大家吃着土灶头烧出的菜饭,心中满心欢喜:“还是当初的味道,真香!”

  陈学锋说:“葛隆村正在开展美丽乡村的建设,村里会结合美丽乡村的开展,把这栋充满纪念意义的老屋改造成为民服务的公共场所,让它继续为村里的老人们发光发热。”

  事实上,在“慈舟养老院”存在的那段时光里,除了老人之间抱团取暖、互帮互助外,在葛隆村,老人们也常常会感到来自周边的善意。从某种意义上说,或许正是当时葛隆村村民向他们释放的种种善意,在若干年后让一个句号画成了圆。

21年前,一群伙伴“众筹”抱团养老;现在,他们把楼捐了!

  ■为了方便老人们上下楼梯,所有楼梯旁都安装了扶手。

  葛隆村村委会副主任陈伟明上世纪90年代就在村里工作,从浦逸敏带领老人“众筹”买房到后来入住,他一路见证——

  信用合作社没有烧饭设施,老人们便改造了厨房间、增添了灶头,葛隆村的村民会时不时送上废弃的木头当柴火用;地里的瓜果蔬菜成熟了,也不忘给老人们送点;米啊油的重物,老人们扛不动,村里的后生也会自告奋勇地来帮忙……宅前屋后的环境打理,村委会也会去帮忙。

21年前,一群伙伴“众筹”抱团养老;现在,他们把楼捐了!

  ■曾经的灶头。

  “村里有个刘阿姨还会来帮忙给我们烧饭,不肯拿钱,每次都是推来推,” 陈季芬补充说,2015年时,楼里搞装修,嘉定一个做窗帘买卖的老板朱金茂自掏腰包拿出万元,帮132号楼重新安装了窗户。类似种种,都令大家十分感怀。

  “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在浦逸敏的眼里,没什么比如今这样更好、更令她放心的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上海热点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hanghai021.net/news/sh/2020/07/13/6844.html

作者: 上海热点网

为您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