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热点

“刷脸”之后,120平米的房子“卖了”70元

原标题:“刷脸”之后,120平米的房子“卖了”70元 韦远鹏的门店如今已经改换招牌 对着手机屏幕上那个人脸形状的取景框眨了眨眼,一套省会城市的房产随即易主。 今年6月以来,广西南宁…

原标题:“刷脸”之后,120平米的房子“卖了”70元

“刷脸”之后,120平米的房子“卖了”70元

韦远鹏的门店如今已经改换招牌

对着手机屏幕上那个人脸形状的取景框眨了眨眼,一套省会城市的房产随即易主。

今年6月以来,广西南宁多位业主在委托中介人员韦远鹏卖房时遭遇诈骗。韦某以“查档”为由,使用南宁市不动产登记中心的官方APP对业主进行“刷脸”认证,之后房产被立刻过户、抵押。据不完全统计,至少有十余名业主被骗,涉案金额超过2500万元。

这场看似不可能的骗局背后,是房产买卖过程中多个环节的“失守”。在接受北青深一度记者采访时,多位被骗业主表示,在接受“刷脸”认证时,不动产中心的APP没有给出任何提示,正在进行何种操作。APP的审核工作同样存疑,一位业主120平米的房子,过户价格仅为70元。此外,房子买主也相信了韦某“零首付”买房的承诺,配合其将过户的房产进行抵押贷款。

目前,南宁警方已经对此事立案调查,嫌疑人韦远鹏已被抓获,涉案的房产也被冻结。

“刷脸”之后,120平米的房子“卖了”70元

正在办理业务的韦远鹏

“刷下脸,房就没了?”

今年4月份,陆先生将母亲名下一套133平米的房子挂到网上出售。8月份,自称是优居中介的韦远鹏联系到了陆先生,双方商定将房子的售价定在152万元,并约定于9月26日到优居门店签订《房地产买卖代办合约》。

陆先生回忆,签约当日,韦远鹏以房屋查档需要人脸认证为由,用手机对母亲进行了“刷脸”。因为房屋过户前确实有查档的必要,陆先生对此并没有起疑,但他对韦远鹏使用的“邕e登”软件并不了解,“他用手机调出来一个刷脸认证的界面,屏幕中央有一个人脸形状的框,和支付宝的人脸认证界面很像。”

此次见面后,陆先生一家卖房的事情一直没有进展,10月17日,陆先生拨打韦远鹏的电话,对方手机已经关机。他感到事情不对劲,当晚便去房产交易中心的自助查询机上查询,发现房子已于9月26日签订代办合约当天就被过户了。“我妈根本就没有签过字,房产证也还在我们的手上,就刷了一下脸房子就没有了,怎么可能呢?”

发现房子被过户后,陆先生立即到当地派出所报案,据他称,派出所起初称此事属于民事纠纷,建议他去法院起诉。到了次日中午,派出所又给他打来电话告知,韦远鹏已经作为犯罪嫌疑人被抓获。

事发后,陆先生发现,早在6月份,韦远鹏就曾以类似方式行骗。根据当时的媒体报道,南宁市民徐先生报案,韦远鹏以中介身份联系自己,在配合其做完人脸识别10天后联系不上韦远鹏,发现房子已被过户。徐先生报案后,警方联系上韦远鹏并要求其归还徐先生的房款,此事最终被定性为民事纠纷,警方对韦远鹏进行了批评教育。

对此,陆先生表示不能理解,“既然6月份已经出了事,暴露出了系统的漏洞,为什么相关部门没有及时去处理或者对系统进行优化?”

在报案的过程中,陆先生认识了更多遭遇韦远鹏骗局的受害者,根据受害者微信群内的自发统计,目前至少有17名业主被骗,涉案金额超过2500万元。根据多名受害人的叙述,大家的经历高度相似,个人损失少则数十万,多则上百万。

120平米,70元

在韦远鹏的骗局中,他所使用的刷脸软件叫“邕e登”,该款软件是南宁市不动产登记中心于2018年4月推出的一款线上业务办理平台。相关负责人表示,自“邕e登”App上线以来,至今已有190万宗不动产登记业务通过该软件自助办理办结,其中线上办理的二手房交易登记业务达10余万宗。

据《南宁市不动产综合服务平台用户手册》显示,用户可以通过邕e登,“足不出户,在家授权进行房屋的买卖、抵押等业务”。深一度记者以业主身份向南宁市不动产登记中心咨询时得知,此前,线上房产过户流程包括填写信息、签订电子合同、缴纳税费、人脸认证。其中,电子合同的签名和人脸认证须由本人完成。

然而,多名受害业主向深一度记者透露,此前他们都没听说过该款软件,同时,他们也对“邕e登”业务办理中的查验方式表示质疑。

多名受害者表示,在与韦远鹏的接触过程中,除了《房地产买卖代办合同》,他们没有签署过任何文件,事后打印出的过户电子合同上的签名并非本人所签。此外,由于“邕e登”人脸信息认证的界面并没有文字或声音提示,在韦远鹏对他们进行刷脸时,他们并不知道当时在操作什么业务。

多名受害者推测,韦远鹏正是在获取买卖双方的相关信息后,填写在了“邕e登”上,并在电子合同上伪造了卖家的签名,完成缴纳税费环节后,以查档为由,获取业主的人脸认证,成功将房产过户出去。

在众多受害者中,何女士的一套房产只“卖了”70元。根据何女士提供的“邕e登”软件截屏显示,7月23日,其名下127.78平方米的房子以70元的价格被过户给了买家。“70元钱买一套房子,这可能吗?根本不符合常理。”深一度记者以业主身份致电南宁市不动产登记中心咨询时,工作人员称,人工审核针对的是线下的业务,而线上的业务是由系统自动进行审核。

12月11日,南宁市自然资源局组织召开了南宁市不动产登记工作媒体通气会。会上,南宁市自然资源局称,经调查,某中介人员冒充南宁优居房产中介公司身份开展房产交易业务并骗取卖房刷脸过户房产情况属实,其行为属于诈骗行为。

南宁市自然资源局也表示,此案不具备普遍性,且均为同一人作案。通过此案也进行了反思,在一些管理手段和系统优化方面仍有可提升的空间。

会上还透露,目前,“邕e登”已与公安部门和支付宝合作,对系统进行了三个方面的升级,包括限定业务发起方、采取二次刷脸认证模式以及增加刷脸验证码确认功能。业主在进行人脸认证时,系统会发短信验证码至产权人的手机号,同时在短信中提示将要办理的业务类型。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认为,在该案件中,平台有义务对用户进行提示,告知用户人脸认证的目的。从这一点来看,该系统本身存在漏洞,平台没有尽到提示、说明的义务,违反了《民法典》中关于收集个人信息合法、正当、必要的原则,应承担一定的责任,受害者可以向开发平台的政府部门主张侵权。

“刷脸”之后,120平米的房子“卖了”70元

120平米的房子以70元过户

“零首付买房”的诱惑

受害业主梁女士曾在韦远鹏牵头下,和房子的买家见过面,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见面后除了打招呼之外,再没说过一句话。事后再回忆起这次见面,梁女士觉出了其中的异常,她和其他受害者交流,大家发现所见过的买主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沉默寡言。

此外,梁女士还发现,她所签下的《房产买卖代办合同》上的买方,与房屋过户后的户主并非同一人。得知被骗后,梁女士联系了现在房产证的户主,对方称,自己是听了韦远鹏所宣称的“零首付买房”,并按照韦远鹏的指示进行后续操作。后来,梁女士又多次尝试联系对方沟通,但电话一直无法接通。

而作为涉案房产的买家之一,吴先生也觉得自己的境地非常尴尬,“我付了那么多钱,房子现在也被冻结了,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办。”

吴先生是广西梧州人,平时在广州工作,8月份,韦远鹏联系到吴先生询问买房意愿,吴先生表明自己手头现钱不多后,韦远鹏称只需少量首付,配合他的操作,便可以买到南宁市青秀区一套125.92平方米的二手房。

按照韦远鹏的说法,只需先交5万元定金,即可将房产过户到吴先生的名下,然后用抵押房产所得的款项来补齐房款。吴先生交给对方5万元后,房子于9月1日被过户到了吴先生名下。随后,韦远鹏让另一个中间人带吴先生将房产抵押给了第三方,至于中间人的身份,吴先生称并不清楚。

根据吴先生提供的转账截图,9月2日,吴先生将第一次抵押的85万元房款先后转给了两个不同账户。收款账户姓名分别为曾某宁、李某明。巧合的是,受害业主自发统计的信息显示,曾某宁既是另外两位业主房子的买家,又是其他两位业主的中间介绍人。据被骗业主转述警方的说法,案发后除了韦远鹏,同时被逮捕的还有其他两人,但这两人的相关信息,以及与韦远鹏的关系,警方暂未透露。

过户后的抵押

在与业主接触过中,韦远鹏一直以房产中介“优居”的工作人员身份出现,该中介机构在当地门店众多,一直有较好的口碑。从受害业主顾先生提供的与优居另一工作人员的聊天记录上,顾先生曾向该店员询问韦远鹏的身份,对方称,韦远鹏是该门店的老板。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优居总部称韦远鹏所涉门店是优居的加盟店,且优居已于8月份与其取消合约。但据受害业主透露,虽然现在涉事门店的招牌已经更换,但在国庆前后,该门店的招牌一直还是“优居房产交易”。

天眼查数据显示,自2015年以来,韦远鹏曾多次卷入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和民间借贷纠纷,且于2018年6月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受害业主在群内自发统计的数据显示,业主们的房产被过户后,均在短期内被抵押给了第三方,有些房产甚至被二押和三押。受害业主顾先生称,报案成功后,他带着立案通知书和房产证原件,到房产局查询后才得知,自己的房产已被抵押出去。

据了解,事发后,已有房产的抵押债权人起诉了房产的买家。深一度记者获得的一份民事裁定书显示,12月10日,南宁当地法院冻结了一张姓被申请人名下近3万元的存款,以及其名下位于南宁市青秀区的一处房产。经证实,该房产正是此次涉案的房产之一,而民事裁定的申请人正是该房产的抵押债权人。

原本想替父母换房的陆先生,如今最大的愿望已经变成怎么保住原有的房产。目前,陆先生已经向派出所提出冻结房产申请,他的母亲也提交了经侦立案侦查申请书,请求以合同诈骗罪对韦远鹏和买家立案侦查,并查封、扣押涉案财物或同等价值财产并返还申请人。

之前房产过户那天,正是陆先生母亲的生日,陆先生说:“原本想着签了合同,是件高兴的事儿,没想到变成了噩耗。”此前,陆先生已经帮父母看好了新房子,并付了定金,而现在,资金问题成了陆先生全家最大的压力。陆先生借钱凑够了首付,同时还要面对每个月的贷款。一次“刷脸”骗局,将一家人的生活轨迹彻底打乱。

文/北青-北京头条实习记者纪佳文

编辑/刘汨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上海热点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hanghai021.net/news/redian/2020/12/24/13617.html

作者: 上海热点网

为您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